企业文化

企业文化

港媒:反对派将来的三个动向与趋势


发布日期:2021-05-29 20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踏入2019年,香港进入了所谓的“大选年”,区议会以及其后的破法会换届选举,揭开一系列的政治演化大戏。对反对派营垒来说,只管在从前数年因“占中”之后的判例事件的影响,而涌现所谓的“民主低潮”期,但基于回归二十一年来的民情变化以及整体选民构造而言,其基础盘并未产生根天性变更,当前其最基本问题在于,未能构成有效的“力气整合”与主流的“中心实践”,这也将困扰其整体权势的强化。但鉴于选举邻近的事实及生存须要,将来一段时代的反对派阵营将呈现三种动向与趋势,即以好处联合的配合会增多、以“本土”卖点的主意将调剂、与本国勾连的景象会增添。这对香港未来政局发展将发生新的影响。

香港形势总体朝有利于建制派的方向发展,这既有中央全面管治权得到增强的大环境因素,也有香港内部市民厌倦了高频率政治抗衡的小环境因素,也有美英内部自顾不暇对港政策摇晃的因素。但这种情势并非结构性改变的成果,仍然处于变动的不断定当中。对于支离破碎的反对派阵营,当幕后的政治力量无法给予足够的资金与政治上的支持、当缺少一致的目标与获普遍认可的政治论述,在面临未来两场要害的选举时,他们将被迫作出一些改变,以求获得站稳脚跟的机会。

第一,以利益结合的合作会增多。

名义上向,反对派阵营碎片化的现象不断加剧,“龙头”政党民主党进一步内耗决裂,国民党不断萎缩影响力大降,工党与职工盟乃至街工这些老牌激进工会势力日渐老化脱离大众,而所谓的“伞后组织”更是无奈由小变大,相反是自我灭亡。至于备受看好的“香港众志”,在一系列负面消息以及法庭裁决的影响下,已经看不到强大的机遇。与二十年前比拟,或者与十年前相比,如今的反对派阵营,都在走一个急速的下坡路。

然而,这种碎片化的现象只是反应政党或政团的碎片化,并不象征着整体反对派势力的消亡。客观而言,支撑中心政府与特区政府的气力正在不断增长,但保持反对峙场的选民并不出现大幅度的下滑,只是平常的那些“旁边力量”不断消亡。在这种情形下,对于反对派来说,仍旧存在“卷土重来”的机会,由于“泥土”还在。除了久远的力量统合与构建新的理论阐述无法失掉根本性转变外,在以共同选举目的的情况下,仍旧会有一些所谓的“空间”。

今年十一月的区议会选举,不仅是立法会选举的前哨战,更是“占中”以来一系列政治变化的一次全民民心测验。能取得多少议席,关乎反对派是否得到政治喘息的空间。而区议会选举因为选区小、数目多的起因,所有反对派集团只有合作才是独一前途。因而,在这一大背景之下,以利益结合的所谓政治合作,会一直增多。除了“民主能源”的例牌“区选和谐”外,一些边沿政党,很有可能以结盟的方法集中资源加入选举。此外,亦会出现所谓的“共同选举政纲”与独特的竞选联盟组织。这种协作与过去每四年一度的“合作”所不同的是,以往更强调的是“政治态度”,现在强调的是“当下利益”,既对于“生存”的共同危机感。当这类合作的增多时,会否局势强盛的整协力量,依然是言之过早。